流量即一切已成过去鹿晗需要一场“翻身仗”

1990年出生的鹿晗,马上也要三十岁了,在他即将迈入而立之年之际,却突遭演艺事业的滑铁卢,一部电影作品让他的演艺事业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流量担当的标签已然被揭下,演技实力的招牌却还没有竖起……无人知道这场滑铁卢会伴随鹿晗多久,但对他来说,更重要的是如何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。

鹿晗:没有人会一直站在顶端

从2014年到2018年,四年鹿晗参演了七部电影、两部电视剧,还有若干综艺。其间,鹿晗也迎来演艺事业的巅峰,被看做是“顶级流量”:荣登“中国90后十大影响力人物”榜首,并以2.7亿财富居2016“中国90后富豪榜”第五位;主演张艺谋执导的好莱坞电影《长城》,饰演士兵彭勇;2017年1月首次登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演唱歌曲《爱你一万年》;主演古装玄幻剧《择天记》,该剧平均收视率达1.12,全网播放量突破270亿,为周播剧场开创以来非暑期档收视冠军;2018年演唱会的上座率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他作为歌手的实力——三场演唱会超过十万人次到场。

与其被动接受,不如主动迎接。他自组工作室,并有意识地减少了影视工作的数量,“心态放平就好了”。鹿晗本人对此看得很开,他对自己的业务能力很有信心,还曾担心大家只看到流量明星身上的流量,而忽略了这个人身上的闪光点。

票房的大旗该谁抗?

当然一部电影能否成功,有很多因素的制约,资深经纪人徐建军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分析,《上海堡垒》的失利,导演的选择、演员的表现都有失误,很难界定就一定是谁的责任,从导演到演员都应该承担责任。而选择流量艺人当主角,并不意味着一定有票房,因为流量就是粉丝,流量高低也会分时段,可能近期因为某一事件流量会走高,但也可能因为艺人出现负面新闻流量就减少。但不管是不是流量艺人,都需要用作品说话。

田金双认为,靠流量支撑票房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。“导演选演员时,忽视了作品的题材、受众的审美心理,起步就是错误的,在这部作品中,鹿晗并未发挥出自己的演艺优势,虽然不能说鹿晗在演戏方面没下过功夫,但明显他是属于颜值大于演技的偶像派。这种题材的电影,起用流量明星,的确很难扛起票房的大旗。”田金双说。

流量艺人如何转型?

实际上鹿晗遇到的问题,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,而是和他同类型的艺人们普遍面临的现状,转型和摆脱流量标签是当务之急。

田金双建议,可以不必急于接拍影视作品,而是先介入短视频的拍摄。随着5G时代的到来,短视频逐渐开始向影视业发起冲锋,受众有了更多选择权,视频社交媒体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,比如暖男人设的演员郭冬临,以及王祖蓝、罗志祥、薛之谦、吴亦凡等艺人,都通过这种方式发挥了各自的优势,越来越受到公众的关注。鹿晗想要打翻身仗,最直接最好的方式就是介入短视频,把自己的优势通过短视频再度预热。

徐建军则认为,流量艺人在接拍作品之前要对每一部作品认真把关,并且要量力而行,以自己是否能把握、胜任角色为最主要的出发点,这样才能通过作品为自己加分,同时也是对作品的重视和对观众的尊重,有了立得住的作品,自然就会得到观众和业内的认可。

寿鹏寰

称选错鹿晗为哪般?

但是,早先滕华涛在影片上映之前的说法可不是这样的。他表示自己看小说时就觉得这个角色与鹿晗很吻合:“江洋身上有‘少年感’,鹿晗很适合,而且鹿晗非常聪明,他对于导演的要求变化很快,而且很准确,此外因为他会跳舞,所以动作协调性比较好,一些打斗的场面完成度比较高……有一场是我们最后杀青前拍的那场,就是在飞机上听到灰鹰小队的人牺牲了的消息,他表演的不光是哭,内心呈现出来的那个状态非常好。”

众所周知,一部电影作品往往会被特别标注为“某某导演作品”,这说明导演对于一部电影承担主要的责任,一旦成功也会享有所有的荣耀。而演员是十分被动的,导演、编剧、剪辑的环节一旦出现问题,都会影响电影最终的呈现质量,一个演员在演戏时看不到影片的整体,他看到的只是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片段,演员根本无法左右整部电影的风格与节奏。

既然滕华涛导演之前已经在微博上进行了道歉,那干脆就担当到底,从剧本和执导水准上找到缺憾;或者干脆就沉默蓄力,为下部作品而去积极地准备。这时候还忍不住寂寞,受不了委屈,想着借自媒体大号为自己的利益说上两句,那就是把做人的格局都做小了。如今对外说话的渠道确实挺多的,想辩解、想宣泄分分钟就能实现,但是,古语说得好,言多必失,尤其在这个网络如此发达的时代,做好自己、谨言慎行,恐怕才是最正确的路。

在线咨询

关闭

客户服务热线
4008-888-8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