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狠辣"鱼肠" 李媛:人生,要丰满

开过餐馆、玩过乐队、当过模特…… 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狠辣“鱼肠”,进组前更关心拍摄地能不能网购

凯时共赢共欢乐李媛 人生,要丰满

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是一部男人戏,“鱼肠”在小说中的设定也是男人——一名性格乖戾、出手狠辣的大唐刺客。导演曹盾将其改为女性并加入感情戏。但为了保留其凶残冷酷的杀手模样,李媛为这个角色剃了板寸。

作为模特出道的李媛,虽然并未大红大紫过,但其独特的气质让她片约不断。至于名利、红不红在她看来,都没有让自己开心重要。拍戏、玩乐队、开餐厅,只要感兴趣,她都想“玩”一下。

2015年电影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上映时,其饰演的夏梦一角让人眼前一亮,彼时李媛已出道八年。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杀青后她终于有了难得的假期,但玩玩乐乐时,竟第一次油然而生出失落和不安全感。她说,现实还是改变了自己。之前是高兴就好,现在她希望能够接到好戏;之前没有人生规划,现在希望自己向好演员方向发展。

“看来我长大了,少感性,多务实。”

关键词 短发

“剃寸头省事儿”

“我之前剃过短发,所以还挺自信的。”

为了《长安十二时辰》中的“寸头”造型,李媛特意跟导演商议加了一场剃头戏。

她曾在采访中透露,原本其他演员以为只是摆摆样子,但没想到对手戏演员却无心逮着她头上一个位置猛剃。眼看快秃的时候,周一围大喊着“停!停!”工作人员赶紧去检查李媛的头发,只有当事人还没心没肺地对着镜子笑,“以前化妆需要40多分钟,现在根本不用弄发型了,每天都能多睡一小时。”这让李媛很得意。

中性的装扮对李媛而言并不困难,无论是硬照还是影视作品,她大多都是以短发形象示人。

早年在杂志当模特的时候,每位摄影师看完样片,总会为李媛设计林志玲气质的妩媚造型。对她而言,女性化的长发造型更多是“工作需要”,她留过最长的头发,仅仅超过肩膀,“可能是自我意识太强了,头发长得慢,也留不起来了。”

李媛笑着说,“本身留长头发也是想能接到古装剧,结果一接到角色,人家咔咔咔给我剪得更短了,我也没办法。”

新京报:把你拍得特别中性化,你会有什么感受?

李媛:还不错,这不就人生巅峰了吗?

新京报:发型以后会变吗?一些男粉丝说,如今看你都有点兄弟情了。

李媛:我一直在努力留。

新京报:生活中你会有特别小女人的一面吗?

李媛:见到小动物的时候会说,姐姐来了!姐姐抱抱!但仅限于带毛的小动物,小鸡小鸭也可以。

新京报:如果让你去演一个特别甜美的女性化角色,能接受吗?

李媛:我很想尝试,希望有机会演一个跟自己完全不一样的角色。

关键词 个性

从未掩饰自己的“不安分”

2016年,李媛凭借电影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获得华鼎奖最佳女配角奖。简单的裸妆、随性的马尾辫,一身黑色长裙搭配休闲球鞋,迈着松垮的步子一路小跑上台领了奖。在同类场合,李媛成了最不媚俗的女明星之一。

李媛的独特,源自其骨子里的自我认同。她是地道的北京大妞儿,从小没太大的生活压力。上学时,她最有成就感的乐趣,便是成为“不一样的人”,和同龄人做不一样的事情,思考问题与众不同的“怪”,也总难与大众达成一致。

直到长大成年,迈入演艺圈,成为大众媒体的谈资,她也从未掩饰自己独特的“不安分”。

除了演员,李媛还有多重社会身份:为了和朋友聚餐方便,她曾合伙加盟了一家西式餐厅,吃的、喝的都往自己的兜里揣;在朋友的劝说下和“诱导社”乐队一起玩音乐,当起了女主唱,带来了诱导社那首著名的《我想遇见你》。

李媛就是享受这种“不折腾不出活儿”的人生,“在我眼里这些就是自己刷存在感。人生,要丰满嘛。”

新京报:看到《乐队的夏天》时,有想过重新上台重温一下乐队生活吗?

李媛:我还是不愿意上台,有恐惧。但有机会我还是挺愿意跟诱导社合作的,我把他们当成我的朋友。

新京报:外界给你贴的标签,你最不喜欢哪个?

李媛:我不喜欢别人说我像谁谁谁。有些公号可能是好意欣赏我,按照他们理解的我像谁之类的去写,但我不希望有这样的东西出现。我就是我。

关键词 演戏

“边过瘾边玩儿”

2017年,李媛在从业十年后,接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女主角——《冷案》中沉稳睿智的女警罗英玮。与以往短期驻组相比,在此次长达三个多月的拍摄中,李媛只休息了一天,还是病假。妈妈让她不要再演女一了,“太辛苦,过过瘾就好,以后还是演女二、女三吧。”爸妈从不望女成凤,以李媛的话说,“只要不啃老,开心就好。”

从小自由的“野蛮成长”,让李媛的演艺圈之路多了一份随意的顺遂。李媛的大学专业是工业设计,“就是设计牛奶瓶子的。”直到21岁,她托杂志社的朋友寻找画插画的闲活儿,却被无意选入“素人大变身”的主题拍摄。第一次面对镜头,李媛没有手足无措的凹造型,“我心态挺好的,毕竟长得就那样儿。”几次拍摄下来,竟成为被人四处安利的潜质模特。没签公司,但工作不断,以至于被业内称为“京城第一野模”。

后来半只脚踏入演艺圈,也是无意中得来的机遇。2007年,朋友介绍李媛在电视剧《守候幸福》中客串一个小片警。只有几场简单的戏份,毫无表演经验的她,顶着800度的近视“裸眼”拍摄。除了镜头,完全看不清周围人的样子,但这却为她生涩的表演平添了一份无畏,“就自己演自己的呗,当时觉得这事特别有趣。”

表演和模特一样,起初对李媛而言,不过都只是份“打卡”的工作。接连出演了电影《奋斗》中任性鬼马的杨晓芸、《时尚女编辑》中的“北京大妞”葛一青,李媛从未自己争取过角色。游离于被选择之中,没有大红大紫,但至少衣食无忧,这已经让她十分满足。即便是令她一夜成名的电影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,也只是导演认为葛一青的神经质十分适合片中的夏梦,李媛顺理成章地得到了这个角色。“之前没那么多渠道知道去哪儿拍戏,也没什么争取的意识。一般都是角色来找我,我觉得,来了啊?那好好好,我拍。”

新京报:模特、乐队、演员,这三件事对你来说有什么不一样?

李媛:其实我都是被选择,只是他们眷顾我。不一样的是,模特就是为了展示服装,还得凹造型,那不是我。做乐队的话,我上台恐惧,后期也只是随便玩玩而已。演戏更能发挥我的多元化,就过瘾着玩。

新京报:拍戏是否让你独处的生活进入正规?

李媛:我觉得现在算是给了我一个演员的身份,但不算是归属感。我得不停工作,不然哪有归属感。这个圈子淘汰速度挺快的,在工作上会没有安全感,觉得自己像浮萍,没有根。所以我很矛盾,又享受自己呆着,又渴望工作。他们说,我是一个完全自我矛盾的人。

新京报:是否期待未来有更好的作品,让自己人气更高?

李媛:“人气”这东西实在有点世俗,但不高,你也碰不到好作品。大家关注我的戏和角色就好了,我这个人没什么可关注的。听起来假,但我真这么想的。

关键词 生活

享受健康的独处

李媛喜欢交朋友,朋友圈更是出了名的丰富,二次元界的、玩乐队的、经商的、IT领域的。但大多数朋友,最终都沦为“网友”,因为想约李媛出门见面并非易事。“我有点社交恐惧症。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,大家聚的时间越来越少,我反而越来越享受健康的独处。”

因此在喜好社交的娱乐界,李媛的朋友圈里,演员并不多。每到一个剧组,李媛每天必做的事情是上网下单各种玩具、摆设、毛巾,把自己住的地方填充成“窝”,即便她只需住三个月而已,“我需要这种过日子的感觉”。结束工作后,每当组里的同事招呼大家吃饭、喝酒,这种热闹的场合都鲜少见到李媛;她更喜欢一个人躲在“窝”里看剧本、看动画片、听音乐,“热闹的场合呆久了,我累得很。跟人相处都会累,还要照顾别人的感受,想着我去说什么,太累了。吃饭的地方也没床,我还得坐着。还是自己呆着,在‘家’躺着好。”

也正因如此,当《长安十二时辰》要求在荒无人烟的象山驻扎八个月时,李媛只问了导演两个问题,“有网吗?”“收快递方便吗?”其余,能不能出山,旁边有几家饭馆,并不重要。曹盾曾经好奇李媛每天足不出户,在屋里都做些什么,她认真地回答,“我每天在屋里听书呢,叔本华的。我得给自己寻找强大的心理支撑,每次听完都觉得好棒,我竟然跟哲学家想的一样。”

新京报:现在还画画吗?

李媛:不画了,我现在写字都写不明白,都是用手机用的,写字的时候,手指头就有点僵。

新京报: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上映后,大众媒体对你关注越来越多了,你觉得独处的生活有没有什么变化?

李媛:没有变化,我基本都是在家呆着,能有啥变化。而且我出门其实跟镜头里的我,区别挺大的,也认不出来。就像我刚过来的时候,是不是特像路人甲?我到镜头前会更疯,更撒得开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赫 刘玮

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在线咨询

关闭

客户服务热线
4008-888-888